目前日期文章:200903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好會存!台灣錢進「黃金5縣市」
更新日期:2009/03/25 03:07 陳怡慈/台北報導
台灣錢淹腳目,都淹哪去了?據統計,過去十年,台灣每增加一百元存款,佔全台人口不到三成的台北縣市就包辦六十元;若加上桃園縣、高雄市與新竹市,更是合計拿下七十六元,集中化程度,連老銀行員都說嚇一跳。學者則疾呼,這絕對是政府必須嚴肅看待的課題。


據金管會最新統計,過去十年,我全體金融機構存款餘額共增加九兆三千多億元,「黃金五縣市」就占七十六%,相較下,全國二十五縣市中,存款增加比重不到一%的,含:宜蘭縣、苗栗縣、雲林縣、屏東縣等在內,就有十四個,已超過五成比重。


每增百元存款 北縣市就占六十元


中研院院士管中閔說,這項全台各縣市存款分配統計,反應都市化帶來的所得分配不均,也凸顯知識經濟時代,都市化程度越高,越可以用知識賺錢,進而產生較高所得,知識經濟在這個時代越來越佔便宜。


問題是,管中閔說,所得加速集中代表的另個意涵是:農村縣市的人員與產業持續流失;貧窮縣市的相對劣勢位置,從平均值的角度來看,其低於平均水準的地位是不可能被改變的,只能使其不要被邊緣化。


如何填補差距?管中閔說,馬政府想推「一鄉鎮一產業」,這方向在他來看是對的,各鄉鎮必須有自己的利基否則無法產生財富,他說,馬政府未來三年的經濟或社會福利政策,必須力求改善此一失衡情勢。


如此高度集中 連銀行員都嚇一跳


台灣存款高度集中「黃金五縣市」,連資深銀行員都嚇一跳。銀行員工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韓仕賢說,難怪大型民營銀行或外商銀行會想競標RTC接管的問題銀行,標到後可申請遷移分行到台北縣市或高雄市,連動所及,大台北成了銀行財富管理一級戰區,「台北人真有夠好野,可以享受便利、優質金融服務,光是一條南京東路,銀行多到比便利商店還多。」


瑞士銀行台灣區財富管理負責人陳允懋則說,中南部存款比重少,可能是以製造為主的中小企業主藏富海外,無論如何,台灣財富集中台北到新竹的「黃金走廊」是不睜的事實,對外銀來講,只要台北市場做起來,就代表在台成功一大半了。


富蘭克林投顧創辦人劉吉人說,政府或許可以透過統籌分配稅款,改變不均情勢,但他強調:「我們不是社會主義國家」,況且,存款多不代表幸福,像宜蘭人,可以喝到比較好的水、吃到比較好的蔥,這是台北人享受不到的。

bluenature09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儲蓄過剩反撲 引爆全球崩盤
更新日期:2009/03/03 03:21


還記得昔日美好的日子?那時我們習慣談論「次貸危機」,有些人甚至認為那次危機能予以「遏制」。噢!真令人懷念!
今天我們曉得,次級房貸不過是問題一小部分。就連整體不良房貸,也只是出狀況的一部分。我們活在一個充斥麻煩借貸者的世界,從大型購物中心開發商,到創造「奇蹟」的歐洲經濟體。新的債務問題不斷湧現。

這場全球債務危機是怎麼發生的?為何範圍如此廣闊?答案可在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柏南克四年前的演講中找到。當時他試圖安撫人心,但話語卻暗示了日後的崩盤。

這場《全球儲蓄過剩和美國經常帳赤字》演講,對廿一世紀初美國貿易赤字飆升提出新奇的解釋。柏南克認為,原因不在美國,而是在亞洲。九○年代中期,亞洲新興經濟體是資金主要輸入國,它們從國外借貸資助開發。但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,這些國家開始藉屯積大量海外資產來保護自己,實際上是把資金出口到世界其它地方。

結果世界被低息資金所淹沒,只得尋找出路。

那些資金大部分來到美國,造成我們巨大的貿易赤字,因為資金流入的反面就是貿易赤字。不過柏南克講的雖然正確,錢卻也流到其它國家,尤其許多較小的歐洲經濟體,按金額來說,流量比美國小得多,若對照其經濟規模,卻又大得多。

然而,全球過剩的儲蓄大多仍落腳美國。為什麼?

柏南克提到「我國金融市場的深厚和老練(外加其它因素,使美國家庭很容易取得房產財富)」。深厚?的確,但老練?您可以說美國銀行家被長達四分之一世紀解除管制的熱情所驅動,在尋求老練手法隱藏風險和愚弄投資人來自肥方面,可謂領先全球。

其它接受大筆資金流入的國家,其金融體系許多也是門戶洞開,管制鬆散。這或許能解釋兩、三年前保守派的歌功頌德和今日經濟災難之間幾近怪誕的相互關係。卡圖研究所(Cato Institute)的報紙寫道:「改革使冰島成為北歐之虎」。傳統基金會一篇文章的標題是「愛爾蘭如何成為凱爾特之虎」;另一個標題則是「愛沙尼亞經濟奇蹟」。如今這三國都深陷危機。

有段時間,資金的湧入在這些國家創造出財富的假象,就如同這類資金帶給美國屋主假象:資產價格上揚,幣值堅挺,一切看來都很好。然而泡泡遲早會破,昨天的經濟奇蹟,今天成了殘廢,那些國家的資產蒸發殆盡,債務卻如假包換。由於大部分貸款是以其它國家貨幣計價,這類債務負擔特別沉重。

傷害不限於原借貸者。在美國,房市泡泡主要出現在沿海,但泡泡破裂時,工業製成品的需求、特別是汽車,也跟著垮掉,這對美國工業心臟地區傷害尤重。歐洲的泡泡主要也出現在外圍地帶,但從未有過金融泡泡,歐洲製造業核心的德國,工業生產因仍出口劇降而下滑。

假如您想知道這場全球危機從何而來,不妨這麼想:我們正在目睹過剩的反撲。

儲蓄過剩依然存在,且更甚於已往,突然變窮的消費者如今重回節儉,過去為過度儲蓄提供宣洩口的全球房地產榮景,已演變成全球崩盤。

我們正被一場全球節約弔詭所苦:世界各地對儲蓄的渴望,已超過企業有意投資的金額。其結果是一場令每個人景況愈來愈糟的全球性衰退。

我們就是這樣陷入眼前的亂局,而我們仍然在尋找出路。

(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,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。本報國際新聞中心楊明暐摘譯)

本則新聞由中時電子報提供 2009/03/03

bluenature09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